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资料下载
资料下载
 首页 - 资料下载 - 资料下载
听见未来,从预防开始
发布时间:2018/3/20  浏览次数:131

“听见未来,从预防开始”- 听力问题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热点


听力损失是全球流行最广的感觉器官致残性疾病,不仅影响个人和家庭,而且成为沉重的社会负担。我国自200033日开展“全国爱耳日”宣传教育活动以来,极大地提高了各级政府和人民群众的的爱耳、护耳意识,有效地促进了我国听力残疾预防、干预和康复工作的发展。“爱耳日”的作用和效果也令世界瞩目。有鉴于此,世界卫生组织(WHO)于2015年将33日定为“世界听力日(world hearing day, WHD)”,每年定出主题,在全球开展活动。今年世界听力日的主题是“听见未来......做好准备 (hear the future...and prepare for it)”,我国的主题是“听见未来,从预防开始”,两者一贯地保持着高度一致性。

由于听力损失具有高流行、高危害、高预防和低认知“三高一低”的特点,现已成为全球关注的热点问题。WHO估计全球听力残疾人在2006年约为2.78亿;2012年为3.6亿;2018年已达4.66亿;如果不采取行动,预测2030年将增加到6.3亿,2050年将超过9亿人。分析听力残疾增长如此快速的可能原因是世界人口的增长和老龄化,耳科和其它感染疾病如腮腺炎和麻疹等影响,耳毒性药物中毒以及工作和娱乐噪声的伤害。世卫组织估计,全世界有11亿年轻人(12-35岁)由于不安全地在个人音响设备上或娱乐场所听过于响亮的音乐而面临着听力损失的风险。采用《世界卫生组织耳疾和听力减退流行病学调研方案》在我国的调研结果表明:2015年我国听力残疾人约7000万,其中65岁及以上4600万,占65.7%。此外,我国每年有新生儿约1600万,年新增先天性听力损失婴儿1.6-4.8万。随着两孩政策的实施以及人口老龄化的加速,面临更大挑战。
听力损失的危害波及全人群。它不但阻碍儿童的言语和认知发育,影响青、中年的学习、就业、婚育、生活和社会融合,也造成老年人情绪压抑、沟通和认知障碍,成为老年痴呆的独立高危因素。研究表明:轻、中、重度听力损失的老人,老年痴呆的发病率分别是听力正常老人的2倍、3倍和5倍左右。虽然,听力损失是否是早期痴呆的信号或者听力损失对老年痴呆而言,是一种通过干预可改变的危险因素,尚待进一步研究,但这确实已成为全球突出的健康问题。根据全球疾病负担研究(2013年):听力损失位列带残生存年的第五位,高于许多其他慢性病如糖尿病、老年痴呆、慢性阻塞性肺疾病。WHO和世界银行2016年估算:全球经济每年要对未处理的听力问题付出7500亿国际美元的高昂代价,这相当于荷兰的国内生产总值或者中国和巴西两国的年卫生支出之和,所以必须积极行动起来,减缓并阻断听力问题的发展。2017531日,联合国第70届世界卫生大会(WHA)全票通过WHA70.13决议-《预防耳聋和听力损失》,敦促各成员国政府:


1.提高防聋认识、加强政治承诺及部门间合作,将耳和听力保健战略纳入初级保健框架;

2.收集高质量的耳科疾病和听力损失的群体数据,制定有循证依据的策略和政策;

3.制定培训规划,开发耳科和听力保健人力资源;

4.遵循全球疫苗行动计划,确保风疹、麻疹、腮腺炎和脑膜炎疫苗接种的最高覆盖率;

5.制定、实施并监测筛查规划,包括婴幼儿、老年人、职业和娱乐环境中受噪声影响的人群,以早期确认耳病和听力损失;

6.加强获取可负担的、具有成本效益的、优质听力辅具技术和产品,包括助听器、人工耳蜗和其它辅助设备;

7.制定和实施职业设置、娱乐场所、个人音响系统的噪声控制条例以及控制耳毒性药物; 

8.通过推广手语和字幕等替代交流方法促进各种交流方式;

9.努力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3和目标4,尤其要关注听力损失者。

WHO指出:尽管听力损失高度流行而且危害严重,但至少有一半的听力损失是可以预防的;对已患病者,通过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措施,也是可以治疗和成功地康复的。因此,今年爱耳日的主题强凋“从预防开始”就特别重要。

就政府层面而言,预防听力损失必须采取措施,扎根基层,在初级保健系统中整合进以社区为基础,有二、三级医疗机构支撑的耳病和听力损失的防治网络,并采用三级预防策略开展工作。三级预防是指针对病因和病理,进行听力保护宣教、疫苗注射和合理使用药物等的一级预防;针对个体进行听力筛查,药物和手术治疗中耳炎等,防止听力减退的二级预防和针对残疾,使用助听器、人工耳蜗植入、特殊教育和社会整合等的三级预防。各级医疗机构应明确分工。社区/初级医疗机构:开展“爱耳日”活动和日常的防聋健康教育(如出生前和围产期保健,培养良好的耳和听力保健习惯,避免使用或慎用耳毒性药物,避免暴露于职业或娱乐强噪声中和普及遗传聋知识等)、建立居民健康档案、进行免疫接种、耳科疾病与听力的初步筛查、诊断和治疗,转诊比较复杂的病例和进行随访以及积极参加培训等。二级医疗机构:新生儿及各年龄段听力筛查、耳科与听力疾病的诊断和相应治疗、对社区/初级医务人员进行培训、提供价廉物美的助听器和相关服务以及随访。三级医疗机构:耳科与听力疑难疾病的髙级诊断和治疗、人工耳蜗植入、医疗保健以及负责整个项目的培训工作。

就专业技术层面而言,应加强各个层次,尤其是基层的耳科与听力培训,切实做到“预防为主”、“分级医疗”和“双向转诊”。

就个人防护而言,应加强防聋意识,关注听力健康;接受计划免疫、婚育遗传咨询和注意围产期保健;积极防治急性感染性疾病和慢性疾病如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合理用药,警惕耳毒性药物;及时治疗中耳炎等耳病;做好噪声防护及安全使用随身听;定期进行听力检查。

世界各国对世卫预防听力损失的决议都有积极响应。英国政府得知到2035年,预计1/5的英国人将有听力损失的严峻形势后,在2015年颁布国家防聋计划。该计划包括预防、早期诊断、以病人为中心的整合处理、老人和社会融入5个部分,目前正在有效执行中。

我国自1988年起就将听力残疾预防与康复事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30年来取得巨大成就。《国家残疾预防行动计划(2016-2020)》以及2017年国务院颁布的《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条例》对防聋工作进一步做出了部署。世卫的决议和我国医改方针完全一致,全面启动医联体试点建设,实现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和资源双下沉,通过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健全基层卫生服务体系,给“听见未来,从预防开始”的行动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我国初级保健网络较齐备,政府主导在该网络中加入耳与听力保健的内容并使其有效运转是有基础和条件的。事实上,2017年卫计委发布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项目技术规范(第三版)》中已有粗线条的耳与听力栏目,如果使其充实并付诸实施,是可以实现世卫决议的要求,兑现我国政府的政治承诺的。当然,我们面临着极其缺乏专业人员、区域间和城乡间发展极不平衡和管理不到位等问题。爱耳日的活动也需要继续扩大和持久,成为常态化,使大众走出对“防聋治聋”低认知的误区。但是可以相信,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的深入发展,世卫和我们的共同愿景:“世上不再有可预防的听力损失者;对不可避免的听损人士,通过康复和教育,使他们发挥全部潜能”是可以实现的。


转载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卜行宽                 


江苏省人民医院 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合作中心 







 

 
   版权所有:江苏省人民医院 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合作中心 苏ICP备09027675号